专心文学。

读了《芥子Ⅱ.寸草心》之后

         脸这东西,的确是很有用的伪装。有张好的皮相,即使装作圣人那般贤良品正,也少有人发现,还愈发喜欢。因为潜意识里,人多相信善良的人也有张好脸。这大概就是为什么第一印象好的人人缘也好,因为他们有很多机会去展示他们那平凡的人品。

       你可以温柔,可以巧干,可以善辨,可以谈笑,可以眷书……这些在普通人身上是优雅,在长的漂亮的人身上,就是优雅脱俗。

       而脸这东西其实很脆弱。一把火,一柄刀,一罐毒药,一场摔伤……就毁了。同样,若是去整容,人人都说那不是你了……同情,鄙视,责骂,纷至沓来。所以说,以色事人,能得几时好?人老色衰,色衰而爱驰。

        致那些将脸视作生命的人,建议去发现并收揽一些有内涵的东西,做一个优雅脱俗的人,即能靠脸吃饭,也能靠能力吃饭。毕竟,万一遭到不幸,也是一个优雅的人,对生活仍需从容。

评论
热度(1)

© 待葬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