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心文学。

日记(2015.6.16晚,晴)毕业之记

   时间不停,我的初中生涯,被这么两天半的中考标志结束。我有些不知所措:那年那日,我们在学校小园散步,教室里欢歌笑语,寝室里连夜复习......都还历历在目,然而此刻我确实不属于那里了。

   昨日大哭了一场,为我昔日的恩师——王雪洁。她带我虽只有半年,对我的影响却深深烙进了心里。一想到昔日的种种,便忍不住心中哽咽,然而更令我心痛的是,那些记忆我越是想要记起,越是忘得快,脑中此时只剩下零碎的画面。可我始终清晰地记得,当日为留下她哭得涕泗横流,心绞窒息的总感觉。

   我为什么会这么在乎她呢?

   我曾经在一篇作文中写到:赛道上的每个人都有人为他们呐喊助威,只有我闷着头自顾自慢腾腾的在后跑。尽管我落在后面远远一截,在诺大的操场上煞是显眼,却依然不会有人把目光落在我身上。我有些习惯了,便依旧闷头跑着。突然,一个声音打破了全场的氛围,王老师一个人高声呼喊着我的名字,喊着加油。那声音不大却由于太过突兀而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。双脸通红的跑到操场另一头,眼泪才被我放出来,汩汩的泪水使我的脸颊更加发烫。眼泪混着汗水才没被人看出来。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把我的心充满了。

   教过我的老师很多,他们教育我的方式不外乎委婉地规劝鼓励,严厉的责骂,冷眼地点头,干涩的评价,或者,旁敲侧击的讽刺.....没有哪一位老师会像王老师这样以这么简单的方式走进我的心里。所有人都认为我成绩优异是理所当然,成绩下降就是自甘堕落.....我只是需要鼓励啊,简简单单明明白白的鼓励啊!我需要支持,不是被人提醒谦虚!我已经狗自卑了,还有人嫌不够吗?

   别怪我这么在乎王老师,他是第一个这么鼓励我的,连我爸爸妈妈都没能比她先。

评论
热度(4)

© 待葬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